Tuesday, 21 July 2015

邪教頭子們的真實姓名

邪教頭子們的真實姓名
編輯:葉雙蓮

“法輪功”教主李洪志與“華藏宗門”教主吳澤衡的名號之多,讓人眼花繚亂,以至於他們自己,恐怕都搞不清楚姓甚名誰了。但看看他們的所作所為,網友們想必都可以知道他們的真實姓名了。

——他們都姓“常”,名“人”
“法輪功“教主李洪志根本不是什麼“神仙”、主佛“、“超人”,而是一個普通的常人。李洪志為了自我神化,自稱為“神仙”、“主佛”,具有“奇功”。李洪 志的母親盧淑珍對街坊鄰居說:“小來子(李洪志小名)是在胡說、瞎編、騙人!你們別聽他的。我眼看著他長大的,小時候哪有什麼功,更不是什麼傳人。”李洪 志自稱“八歲得上乘大法、具有神通”,但李洪志小時候的同學、老師和鄰居都說,李洪志就是一個普通的孩子,學習成績一般,唯一的特長是吹小號。1960年 7月,與李洪志一起就讀於長春市珠江路小學的徐佔璞說:“我和李洪志一起長大,是小學和中學的同學,上學時,李洪志可能受父母離異的影響,性格內向,但從 來沒見過他練過功”。李洪志在軍馬場、森林警備宣傳隊期間的領導及同宿舍戰友也都說,李洪志是一名普通的文藝兵,性格內向、自負。當時緊張的排練、演出工 作,嚴格的軍事化管理、作息制度,使他根本不可能有時間去修煉什麼功法。李洪志在糧油公司保衛科工作時的領導、同事反映,李洪志1988年參加氣功學習班 之前,根本不了解什麼“功法”、“修煉”的事情。

“華藏宗門”教主吳澤衡自稱“大日如來佛”化身,自封“華藏初祖”,自封法號“覺皇”,自稱前世是秦始皇、唐玄宗,吹噓擁有特異功能法力無邊,號稱擁有 “宿命通”、“天眼通”能預測未來,能將碎了的手機屏幕瞬時復原,編造自己擁有“分身術”,身軀能“以很快的速度縮小,只剩一點點,然后化作一道佛光,就 沒了”。在吳澤衡家鄉,多位同村老師以及政府有關人士均証實:吳澤衡1967年出生后一直在老家讀書,小學畢業后務農,16歲才離開家鄉,沒見其有什麼 “覺皇”之命。他所謂的神奇功能,都是不堪一擊。他們雖然都是個常人,但自我吹噓的本領卻是一樣的。

——他們都姓“假”,名“佛”
李洪志變更自己的出生日期,偽造身份,把自己神化成“釋迦牟尼轉世”、“宇宙主佛”。李洪志當年要求“法輪功”練習者花重金“請回”、每日朝夕膜拜的“法 像”,原來是“冒牌貨”。它出籠於1992年,照片由趙潔民拍攝,經宋炳辰將李洪志照片拼接上蓮花瓣剪紙,再畫上背后的“佛光”拼湊制版而成。李洪志所穿 的“神袍”,是從商店裡買來的戲裝。李洪志示范氣功修煉時身穿佛教的袈裟,在蓮花座上打坐。不管他喬裝打扮,其實從頭到尾都是假。吳澤衡穿上一套漂亮的袈 裟,就說自己是“真佛”,事實上還是“假佛”一尊。吳澤衡為了把自己包裝成“佛教徒”,經常穿袈裟、戴佛珠,動不動做出“合十”的姿勢,企圖加深人們“第 一印象”。更為可笑的是,以“佛教徒”自稱的吳澤衡,沒有剃度,仍然留著小平頭,根本不像真正的“佛”。

——他們都姓“錢”,名“貪”
李洪志靠“法輪功”斂財,短短幾年成為暴發戶。李洪志連續出版“法輪大法”書籍,通過賣書獲得巨額財富。他在家中設立功德箱,暗示弟子,讓患者投功德費 100元。他謊稱自己的法像和“法輪功”徽章有靈力,引誘修煉者購買。“弘法”初期,李洪志通過舉辦培訓班,聚斂了大量錢財。據不完全統計,僅1993、 1994年,李洪志在長春教功售書,就收入428300元,在全國各地辦班,收入789000元,共計1217300元。其中在哈爾濱辦班時間只有幾天, 但聽課証每張卻高達53元,淨收入達20萬元。近年來,李洪志又“推出”練功服、練功墊,將原來出版的“法輪功”書籍印成價格更加昂貴的“精裝本”,向練 習者兜售。宣揚“有施才有得”,以小施獲大得,從眾多練習者中,騙得了數額不等的“捐款”,還有出書偷稅漏稅撈錢,借口建基地撈錢,搞偽難民撈錢,搗鼓神 韻演出撈錢,等等,撈得盆滿缽滿,成為“富佛”。據網上披露,李洪志在美國有11處房產,在北京、長春擁有數處豪華名宅、多輛高級轎車。至於流動資產,那 就無法知曉了。

吳澤衡的斂財手段詭計多端、名目繁多:一是收取拜師費、奉獻金,2011年,吳澤衡收了安徽一名弟子拜師費5000元,他還利用生日、成道日、佛誕日聚會 等名義,收取各地信徒的供養款、奉獻金。二是向弟子兜售開光法器及避災法器,如戒壇方、大日如來佛等。三是向弟子高價兜售其字畫,價格高達50萬元。四是 舉辦培訓班收取學費。五是向弟子“借”錢。其兒子2012年8月到英國讀研究生,他一次給了26萬元,都是“借”弟子的錢,也都有借無還。六是向弟子收取 聊天費。警方在其家中更是發現大量弟子供奉的冬虫草、玉石、勞力士手表等,在其保險櫃搜查出大量現金。

——他們都姓“色”,名“鬼”
李洪志身為“主佛”,好色風流,劣跡斑斑。據凱風網爆料,在早期北京傳功時,李住在一名女學員家裡,那名女學員曾到中央信訪部門告李洪志對她行為不 軌;1997年李洪志在泰國期間,曾出入色情場所,洗“鴛鴦浴”,接受色情服務;1998年夏天,李洪志和其所謂“皇后”劉嶄調情,卻被李端及司機王輝忠 撞見了,但仍與劉嶄長達保持情人關系17年之久,據說逃到美國的李洪志還與多名女弟子集體淫亂。最近,李洪志在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豪華酒店開總統套房,包 養多名“神韻藝術團”女演員。

“華藏宗門”吳澤衡早年就劣跡斑斑。少年時期經常玩弄女性,曾因與一名有夫之婦同居,被派出所收容審查;早年在老家曾與兩姐妹同居,同時致兩姐妹懷孕;女弟子每天晚上“輪值”,為他貼身服侍,生了小孩、多次墮胎。

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李洪志和吳澤衡原本是常人、普通人,為了達到其目的,由“假佛”打扮成“真佛”,斂財騙色,這是邪教本性決定的,一輩子也改變不了。

****************************************

感謝 leogirldreamer 提供新聞:  
最新的报道,中国公布“ 华藏宗门” 为邪教
http://news.163.com/15/0715/22/AUJNFOB700014JB6.html

Wednesday, 10 June 2015

天垂金剛鏈光才怪

天垂金剛鏈光才怪
文/中指自在佛

盧勝彥在印尼雅加達的「時輪金剛大灌頂」法會,炫燿了一張他鑑定為「金剛鏈光」的照片。他得意陽陽的寫道:

數萬人的弘法中,虛空中垂下了
「金剛鏈光」。
在會場,沒有探照燈。
在會場,沒有網燈。
但,天際卻下垂了「金剛鏈」。
有圖為証。

那這又是怎樣的一張証據圖呢?大家按這裡就看到真佛宗官網的「金剛鏈」圖文。我也截圖一張當後備 http://uploads.im/Xf89q.jpg 或原圖  http://l30i.imgup.net/lightflareb5d8.jpg(若直接在本文貼圖,真佛宗的律師會用侵犯版權為由告御狀)。

我一看這張所謂的「金剛鏈光」照片,登時噴飯大笑。笑什麽呢?笑盧勝彥把一張極普通的鏡頭耀光或炫光當成真的是什麼「金剛鏈光」來看。這是攝影師常碰到的 狀況。成因是光線在鏡組內來回折射反射造成的。我上網查資料,另一種可能性,是相機CCD圖象傳感器芯片在面對強光時的一種雜訊。簡單的說,,就是因為強 光滲入 CCD 的垂直傳輸部份引發的多餘電荷所造成。直接呈現的就是畫面上強光處的上下產生一條垂直亮線。



盧勝彥是在印尼雅加達的桑圖國際會議中心(Sentul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Center)辦法會。他說在會場,沒有探照燈,也沒有網燈。這點讓我起疑。我於是上網查看有關會場的燈光部署。結果一看就明白了(參考圖如下)。



原來老盧不知道,這張照片是用小光圈在低處往上用廣角鏡頭拍的。那些所謂的「金剛鏈光」明點,我用Photoshop色差對比功能調亮,就一目了然,原來都是會議中心天花板上一排四盞弧形結構排列的白燈。(有圖為證)http://n22i.imgup.net/stadiumlig8bd5.jpg    或  http://uploads.im/WPeru.jpg

盧勝彥看到背景一片黑,以爲是虛空垂下了「金剛鏈光」。這真的是太扯了。他以為可以利用這張照片炫燿自己是聖人,故天垂異象,卻不知道,自己擺了個大烏 龍,讓人對他編故事自吹自誇的習性深感惡心。我很想問問他老人家,你的佛眼看不出這張照片是漏光現象嗎?跟你面對面的時輪金剛沒警告你這照片不是什麽「金 剛鏈光」而是鏡頭出了問題嗎?那些你以為是明點光的白光都是會場天花板的燈,是鐵一般的事實,你的明點光從何來?是從你龜頭猛射出來的嗎?

這裡有張我在網上找到同樣在桑圖國際會議中心舉辦的大學畢業典禮照。照片很清楚的顯示天花板的白燈都變成了盧勝彥口中的「金剛鏈光」。就不知道,在場的上萬名學生,是否有人已成道成佛?我假設他們當中信回教的人占大多數,難不成虛空也爲他們垂下了「金剛鏈光」?


我貼上原來的照片,再貼上我調暗的加功照片,你看是不是更接近盧勝彥拿出來炫的所謂「金剛鏈光」圖?





其實,用攝影濾光鏡也可以輕輕松松的製造垂直炫光效果。我也看得出,拍照的人用了廣角鏡頭,所以照片邊緣的光線會因鏡頭場曲而畸变。兩端的光線線紋明顯被 鏡頭影響而彎曲。真正的放光會這樣嗎?濾光鏡的效果比較生硬。但折射反射造成的垂直炫光,比例大小沒多大層次變化,讓人一看就看出是鏡頭產生的效應,絕非 什麼超自然異象。

盧勝彥想藉照片自我托大,卻讓人看到他的無知,也看透他的無恥。老盧啊!你怎可以拿這假放光照欺騙眾生呢?你當眾生是白痴嗎?

我一時手癢,也嘗試用Photoshop 軟體模擬炫光效果,製作得雖然粗糙, 但也證明,有心想騙老盧是間極其容易的事。


盧勝彥自認是明眼人,但他自我澎漲的欲望也是無窮的。他一看到魚餌,馬上就開口咬了,那會用腦去想呢?就如他看到漂亮妹妹的時候,龜頭就蠢蠢欲動,想盡辦 法假藉傳法要討到對方電話,討不到又發脾氣講一大堆廢話罵人。這種心口不一的人格,別說當人老師,就連當一個像樣的修行人都不配!

附録
官網截圖 http://uploads.im/Xf89q.jpg
原圖 http://l30i.imgup.net/lightflareb5d8.jpg
原圖色差對比
http://n22i.imgup.net/stadiumlig8bd5.jp
http://uploads.im/WPeru.jpg

Tuesday, 9 June 2015

誰的指頭都能放白光


誰的指頭都能放白光
文:中指自在佛

盧勝彥在第248冊《天垂異象》 寫了篇”指頭放白色光芒“。

文章開頭他講了一大堆道理,但我們知道,盧勝彥的文章永遠脫離不了一個慣性,就是一定要表現自己的厲害,要人知道,他是無上的佛。這是他不厭其煩提醒人要認識他這塊成就的心態。

文章是講他盧勝彥指頭放光。還有圖為證呢!http://n74i.imgup.net/lushengyen54df.jpg

我不知道他還有沒有其他照片,但這張刊登在真佛宗官網上的照片,讓我一看就大笑。原因很簡單,這是一張任誰玩Photoshop 都會製造的光暈效果。是屬最最基楚的那種。就是說,初學者常用,高手早就不用的那套招數。

不知那個弟子手癢,在盧勝彥的照片加功,弄出了手指頭放光的效果,照片經人傳送,到了盧勝彥手中,這盧勝彥一看就龍心大悅,又可以發輝了,但老盧是電腦門外漢,應該是不懂Photoshop的。他以為這張放光照是真的,就寫道:

我將一個指頭伸出。

我的口念著咒語。

身是本尊。

意在加持。

於是,指頭的白光就透了出來。

有圖為證。

盧勝彥寫得煞有其事。但他自誇自吹的同時,卻不知,這有圖為證的證據,是假到離譜的光暈效果。是誰都可以弄出來的。網上的Photoshop使用镜头光晕滤镜例详解教程不少。這裏就有兩個。

http://www.photoshopessentials.com/photo-effects/lens-flare/

http://www.souxue8.com/Article/psjiaocheng/psjichu/201304/14070.html


盧勝彥自誇是明眼人,卻把電腦加功光晕當成是他手指頭放光,文章寫得再漂亮,也是廢話。我說老盧你真的太沒水準了。

爲了證明這是假的,我隨手弄了一組照片,也弄了一個新的老盧放光照,http://uploads.im/RZIVq.jpg 把同樣的放光程序往上移一點,就輕輕松松復製了所謂的指頭放光。讓人看看跟之前的比較是不是同出一轍?


盧勝彥是個機會主義者,有任何強化自己形象,鞏固弟子對自己崇拜的事都會善加利用。

我自己也常見天空現祥雲,龍形雲,鳳形雲,大日光暈等等。是不是說,這是爲我的存在而天垂異象呢?

偏偏盧勝彥認爲如此。這是何等自大狂妄啊!

就因爲如此,他說他指頭放光有圖爲證,我才寫這篇文章爆出這光暈效果是人為的。是任何會操作Photoshop的人都能在幾分鍾內弄出來的。

盧勝彥不懂Photoshop。他的所謂佛眼也看不出是不是真的放光。

我在想,他會不會有一天連屁股或陽具放光的照片也拿出來秀秀。因爲這才是他真正成就的地方。


文章載圖
http://n74i.imgup.net/lushengyen54df.jpg

http://uploads.im/RZIVq.jpg

Wednesday, 27 May 2015

盧勝彥對油價在2015的預測

盧勝彥對油價在2015的預測
文/鄭堯中

2014年九月八日,盧勝彥在西雅圖從晚上八時到十時主持「神桌問事」。
當中有人問:
2015年油價?
盧勝彥回應:稍微跌一點點。
我們知道,盧勝彥自稱是佛。神通法力第一。自誇請示的佛菩薩來的都是高靈。自然,這準確度照理絕對高超。
問油價者,也許是想藉盧勝彥的神桌問事,來炒油價期貨。如果只是稍微跌一點點,對當事人的投資考量,肯定起很大的作用。
我們看看,問的時候,油價在那裡?
隨便上網查看,2014年九月八日的油價(WTI Crude Oil)還在九十一美金一桶。到了2015年一月,已跌破五十美元一桶的價位,達到四十七美元。
油價從九十一元跌到四十七美元,是大新聞。有專家認為還會跌到三十美元云云。
盧勝彥說是稍微跌一點點。
請問,這“一點點”是指多少?
從九十一元跌到四十七美元還能說是一點點嗎?
油價能在2015年一月就跌破五十美元大關,這肯定不是跌“一點點”。是非常大的跌幅。
真正的佛菩薩怎會看不到呢?
是佛菩薩指示出錯,還是盧勝彥根本在瞎掰?
現在是年中。油價回昇到五十七美元左右。
是不是說,年尾油價回到八九十元,盧勝彥就吹自己預言有夠準,真的是跌一點點。是這樣的話,未何不先說明會跌破五十美元,再回彈?
因爲事實是,沒有人會料到油價會一下子大跌。
盧勝彥「神桌問事」,是自己識神作用,還是真的通靈只有他最清楚。但他請示佛菩薩後預言2015年的油價稍微跌一點點,就肯定錯到離譜。
我們知道,盧勝彥愛吹自己的神通能力有夠準。給他猜中的事就大書特書。這是替自己打廣告。
那預測出錯呢?他當然一個屁都不敢放。
就如台灣在2015頭幾個月面臨嚴重旱災,盧勝彥每個星期都辦法會,他自誇又是龍王的師父,怎麼連一滴雨都求不到呢?是不是又老套的怪眾生業障重?
他當年自誇不小心倒了杯水在地圖上就遭成八八水災,請問這法力跑到那裡去了?
我想,這盧勝彥隨便放個屁也會招來颱風, 這種吹牛能力,看來也只有法輪功的李洪志主佛能超越了。
http://gurulsy.blogspot.com/2014/09/2015.html

Wednesday, 8 April 2015

對“男PO文指活佛盧勝彥詐欺斂財 遭判拘役30天”的一些看法


最妙的是,記者在報導中把饒兄的貼文都刊登,產生了一種宣傳效應,打進千萬讀者腦海的竟是一整段對真佛宗不利的字眼。這篇小新聞反而引來更多對盧勝彥的漫罵聲。真佛宗告人,得到反效果,這才是笑話。 
 
男PO文指活佛盧勝彥詐欺斂財 遭判拘役30天
2015-04-07 13:03

〔記者黃佳琳/高雄報導〕高市饒姓男子前年在臉書社團「真佛宗離教者同學會」PO文,指稱「揭發邪教真佛宗根本傳承上師蓮生活佛盧勝彥詐欺斂財犯罪 的事實 真相」等,爾後又把自己臉書大頭照附註「蓮生假佛、揭發假活佛盧勝彥詐欺真相」等文字,中國真佛宗密教總會為此提告誹謗,高雄地院判饒男拘役30天,得以 3萬元易科罰金。

判決書指出,前年2月16日,饒姓男子在臉書公開社團「真佛宗離教者同學會-離開邪教回歸正法」上貼文,指稱「揭發邪教真佛宗根本傳承上師蓮生活佛 盧勝彥 詐欺斂財犯罪的事實真相,蓮生活佛著作盧勝彥文集以造假欺騙之手法,偽造見到佛陀、菩薩、古人及天地鬼神等來吸引信眾,並妄言獲得達賴喇嘛及大寶法王等人 印證,又以諸多偽造的假因果鬼神故事及『親身經歷』來欺騙世人,使信眾誤以為盧勝彥是修行上有大成就的活佛,進而皈依及給予財務等各種方面的供養。願所有 學佛修行之人看清真相,勿入魔道;願所有真佛弟子冷靜思考,仔細分析,護持正法,回歸正信佛教。」

隔了3個月,饒男又把自己臉書大頭照更換成載有「假佛宗畢業證書、蓮生假佛、揭發假活佛盧勝彥詐欺真相」等文字,中國真佛宗密教總會獲悉此事,委請律師提告誹謗。
法官認為,饒男張貼的文字圖片內容是對真佛宗及盧勝彥個人人格、名譽的負面評價,顯足以毀損其名譽;且饒男事後未與告訴人和解,因此判饒男拘役30天,得以3萬元易科罰金,全案仍可上訴。

男PO文毀謗蓮生活佛斂財遭判拘役30天- 中時電子報

男PO文指活佛盧勝彥詐欺斂財遭判拘役30天- 社會- 自由時報

PO文誣指宗教團體斂財男判拘| 即時新聞| 20150407 | 蘋果日報

Tuesday, 3 February 2015

真佛宗給我的律師信

真佛宗給我的律師信
文/鄭堯中

真佛宗要告我,這兩年來我收到的律師信,還是不少的。有美國律師的,也有新加坡律師的。律師信是快遞到我家要我簽收。我讀了信通常就是不理不睬。因爲內容都是千篇一律的警告內容,要我在各大報章向盧勝彥刊登道歉啟事,要我公告天下,我所寫的文章全是誹謗虛構等等。

真佛宗的人看我沒回應,又把律師信快遞到我母親那裏,希望透過我家人的壓力,逼我道歉。我母親是中過兩次風的人,她知道這事,是有壓力的。我心裏當然難過。我氣這些人的下三爛手段。但我有屈服嗎? 沒有。爲何?因爲我所知道的,我所看到的,我所確定的,讓我覺醒當中並無所謂救度可言。所謂救度不過是個大謊言。我母親後來第三度中風,還好是活了下來。

真佛宗要我道歉?就憑這些人的淫威?真好笑!

我跟我太太說,就算要打官司,我沒錢請律師,自辯也要打。就算輸,我也不會道歉,更別說賠他們一分錢。我要對得起教我做人道理的家人。人要對得起良心。要有正氣。要光明正大。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這是做人最基本的道理。

真佛宗的人看我不屈服,還寫了告狀去警局,要警方扣查我。他們說我犯法,擾亂宗教和諧。這在新加坡是很嚴重的罪行。2013年中,警方收到告狀,請我到警局問話。問話的剛巧是位馬來警官。他也沒聽過什麽真佛宗,因爲真佛宗在新加坡不被列為是正信佛教,也不被佛教團體接受,只能算是另類的宗教社會團體。

我跟他說了盧勝彥的一些事。我說,盧勝彥自認是上帝(耶和華,阿拉)。天地是他從他的口吐出來的。馬來警官聽了,就全寫下來。我還強調 ,這些都是盧勝彥公開說的。老實講,這些話聽在回教徒耳裏,是大不敬的。就不知道,是誰在擾亂宗教和諧。結果問完話,録了口供,我就離開警局。警方也沒再找我,因爲當中沒有刑事的行為。警方認為,如果真佛宗的人覺得我誹謗他們,他們應該透過民事法律途徑來處理問題,而不是透過警方來解決。我問警官如果我和家人性命受到威脅該怎麼辦?警官說別擔心,報警就是了。

2014年四月尾,我收到真佛宗的律師信。他們把我告上了法庭。提控我的人,是兩位我不認識的新加坡人。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是一位真佛宗弘法人員(向來只知她的法號)和某某主席。在他們的提控書我看不到盧勝彥的大名,也看不到真佛宗作為原告。這兩人以我誹謗盧勝彥和真佛宗間接傷害他們名譽為由提控我。我覺得莫名其妙。我的文章是寫盧勝彥沒錯。但以誹謗的角度來看,真佛宗派了兩個傀儡以個人名義來告我誹謗。這在法律的立場,簡直是太扯了。

但我得在一星期內決定要不要打這官司。不打,真佛宗可以申請透過简明判决Summary Judgement,直接下判。我想,我本來就窮,請不起律師。真佛宗應該也很清楚這點。要打官司自辯,我又沒法律的基礎,要怎樣回應,要怎樣寫,都得從頭學起。我於是上網花了點錢買了些有關誹謗案的法律電子書來看,也咨詢了我認識的律師朋友。還好我有貴人,有律師義務幫我,象徵式收費。但只限修改我的答辩状,不會出庭幫我打。因爲要打上一兩年官司,律師費我絕對付不起。

我決定出庭跟真佛宗打這場官司。那兩人白紙黑字寫明是真佛宗授權給他們,代表盧勝彥和真佛宗告我(We are duly authorized by TBS to bring this action on behalf of TBS and our Grandmaster Lu Shen Yen (“Grandmaster Lu”)。是真佛宗宗委會的指示。從這裏我看到盧勝彥跟這場官司是脫離不了關係的。

當然我很清楚,除了新加坡的律師團,真佛宗還有台灣律師和美國律師來助陣(當中多是弟子,真佛宗須要湊那麽多錢告我嗎?),一大票人,從盧勝彥,宗委會到新加坡某某堂以高壓手段打擊一個手無寸鐵的我,一個曾經爲了宗派做了十多年全職義工的我,在情緒上我是有點失落。我恨自己浪費這麽多年光陰,害得我太太要陪我咬緊牙根過日子來護持這宗派,以為這盧勝彥是佛。但我一點都沒後悔寫出盧勝彥的事。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這是因果,不是法庭上的字眼之辯。有些事情清楚了,就算你要砍下我的人頭,我也不會說我錯。我絕對是對得起天地良心。我相信我背後有真正的佛菩薩守護我。我相信老天有眼。

盧勝彥,你做過的事你知道。師母盧麗香你講過有關盧勝彥的事很多人也知道。當中一些事情圈內的上師都很清楚的。但利益和恐懼卻讓人不敢說一句實話。難道我敢說出來就得下地獄,而這些人還能去佛國嗎?這法界還有因果嗎?

真佛宗要用官司教訓我,要消滅所有對他們不利的文章。他們很急。我看到他們對我的咬牙切齒。要趕盡殺絕。

最近對方要我消除網上我寫過的所有文章和永遠不能寫有關盧勝彥和真佛宗的事。你們認為可能嗎?開開開開開什麽玩笑!盧勝彥,你的無所謂看來也是廣告詞罷了。

很好。

請放馬過來。

我還沒怕過。

我倒想看看,上了庭有沒有記者來旁聽。盧勝彥還有沒有新聞價值。

最最重要,是我講的,都會正式進入法庭檔案。

大陸和各國情報局的真佛宗存檔也增添了些花邊新聞剪報。

事情最好鬧大。 越大越好。